第三章
第十七节

上一章:第十六节 下一章:第十八节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我已经给你说过了,我就在高庙那里教。我在那里已经熟悉了……”卢若琴手里拿几片红色的梨树叶,用手指头轻轻摩挲着。

卢若华沉默了半天,然后扭过头,望着对面山,说:“有人传播你和高广厚长长短短……”

卢若琴赌气地转过身往回走,她不准备继续散步了。

“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?反正都是教书哩!”

但是,他感到她的这种意识是太强了,甚至有点过分。他相当不满意妹妹对他和丽英结婚所抱有的那种态度。按常情说,不论怎样,她总应该站到他一边,为哥哥着想。可是她偏偏对他生活中这件重要的事采取了一种批判的态度,弄得他心里很不痛快。更有甚者,她竟然完全站在高广厚的一边来评论这件事。

“为咱两个都好!”他纠正说。

“那你也不想想,高广厚现在好不好?他现在可怜死了!难道这和你没关系?”

“我才不愿白吃饭呢!”她把嘴一撇。

母亲去世后,他不忍心把不满二十岁的妹妹一个人丢在老家,把她带到他身边。他随时准备用自己有力的手来帮扶她。

他决定很快找妹妹谈谈,主要的意思是想叫她赶紧换个学校。因此,前两天丽英想叫若琴把她儿子带来过节,他没有反对。他并不体贴到丽英思念儿子的感情,而是他想借此机会要好好和若琴谈一谈……

“那你就到五里湾去教书!”

自从他听到风声说妹妹和高广厚有点“麻糊”后,他的心才“咯噔”一下!

他会给她创造条件,鼓励她好好复习功课,争取考一个好大学。他想让他们兄妹俩在生活中都能成为受人尊敬的人。他看得出来,若琴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姑娘,聪敏,早熟,遇事很有主见,虽然还不足二十岁,但在日常生活中满可以独立了。他认为唯一欠缺的是涉世未深,不懂得生活的复杂性。

现在这兄妹俩走在城外的一条小土路上,正闲聊着一些家常话。秋天的阳光照耀在色彩斑斓的原野上。碧蓝而高远的天,洁净而清澈,甚至看不见一丝云彩。城郊的田野里,庄稼和草木都开始变黄。有些树的叶片已经被早霜打得一片深红,在阳光下像燃烧的火苗似的。

“若琴!你体谅体谅我吧!我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,县委正准备提拔我哩!你多少能给我顾点面子,不要让我再为这些事烦恼了!”卢若华痛苦地把两条胳膊摊开,咧开嘴巴,几乎走向妹妹央告着说。

卢若琴躁了:“哥哥!别再扯那些无聊事行不行?我烦得要命!”卢若华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咱回去……”

看来她对这件事的看法非常顽固,似乎像在捍卫某种神圣的原则似的。

“我不!”她认真地说,“我要是换了学校,在众人看来,我和老高似乎倒真有什么说不清的事了。”

若华赶紧也转过身撵上来,说:“你永远是个孩子脾气!你可别像上次一样,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……你无论如何把节过完了再走……”看来谈话的主题今天是无法再进行下去了。卢若琴放慢了脚步,说:“我今天不会走。但明天就得回去……”

“可以……”他无可奈何地说,“那刚才那些事,罢了咱再好好谈一谈。”

一般说来,卢若华很喜欢妹妹那种独立性,因为他自己就是十几岁离开父母亲,一个人在社会上闯荡过来的。

兄妹俩沉默地一前一后相跟着,去了县文化馆。

卢若华禁不住对他的妹妹怜悯起来:可怜的孩子!你实际上还没有真正开始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哩!当你真正认识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时,你就会对问题的看法更接近实际一些!

不用说,卢若华在心里是疼爱妹妹的。自从父母亲去世后,这世界上除过玲玲,她就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唯一的亲人了。

卢若琴一下子用牙齿咬住了嘴唇,泪水在眼眶里旋转起来。她也把头偏向了另一边,说:“我想不到这些谣言竟然能传到城里……”她突然转过头,激动地问哥哥:“难道你也相信这些坏话?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卢若琴停住脚步,问哥哥。

这一个月来,她赌气不回家来,他心里一直是很惦记的。但他知道急于说服她不容易,正如她不容易说服他一样。他想得缓一段时间再说。所以这一个多月他没有主动与她联系,也没有捎话让她回来。

是的,他也年经过,也像她一祥坚持过一些是非原则,后来慢慢才明白那样一种处世哲学在这世界上吃不开。后来,他到了社会上,才纠正了自己的执拗。妹妹若要是这样下去,非得在社会上碰钉子不可!再说,爱情嘛,这里面的是非你能说清楚?

“若琴,给你换个学校好不好?五里湾小学,实际就在城边上。嗅,就在那里!”卢若华突然转了话题,他用修长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村落。

“扯到哪儿去了!你别再提那事行不行?”卢若华有点恼火了。

他一下子慌了:他怎么没想到这个糟糕的问题呢?当然,他想这一切也许不是真的。但毕竟已经造成了影响。这件事将会使他在县上多么不光彩啊!而且更酸的是,人们将会嘲笑他卢若华用妹妹换了个老婆!他听见这个传闻后,就像蚂蚊在脊背上一样,心里极不舒服。他敏感地想:这件事说不定已经在文教系统或者在县上的干部们中间传播开了!这真是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”!

国庆节早上吃罢饺子后,这个家就分成了三路:玲玲去学校参加演出;丽英抱着兵兵上街去了;卢若华兄妹俩相跟着出去散步。

“我希望你能听哥哥的话,我完全是为了你好……”

“明天是星期天!”

“星期天也得回去。”她说。

看来人成熟得经历一个过程一他深有体会地想。从这一点上说,不管妹妹怎样攻击他娶丽英“不道德”,他也宽宏大量地原谅她,因为她还没有经历那个“过程”。再说,她是他的亲妹妹。

“为什么?”

卢若华转过脸,说:“我又不是不知道你!高广厚那人我也知道!他是老实人!再说,他比你大十几岁哩!可是,准又能把这些造谣人的舌头拔了?若琴,你还是听我的话吧,换个学校!要不,干脆别教学了,就停在城里,好好复习你的功课!”

卢若琴没有被他做出的这副可怜相打动,她看了看他,说:“你在任何时候都想的是你!看来你好像为我好,实际上是为你好……”她有些刻薄了。

“唉!”卢若华叹了一口气,犹豫了半天,才吞吞吐吐说,“现在这社会风气实在瞎!光软刀子就能把人杀了……”

“明晚上我们学校要开文艺晚会,附近的老乡也都要去看。”她紧接着说,“你能不能到县文化馆给我借个手风琴?你人熟!如果能借下,我明天可以托赶集的老乡捎回去。我明天还要带兵兵,怕拿不了……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