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第十节

上一章:第九节 下一章:第十一节

努力加载中...

他感到头疼得像要裂开一样,就脱了鞋,上了炕,和衣躺在儿子的身边。

怎么办?他不断地问自己。

“可我心里受不了。我不愿意你受这委屈。先不管怎样,我今天下午就搬到舍科村去住……”

高广厚沉重地低下了头,说:“若琴,我把你害苦了……我再不能叫你受冤屈了。要不,你干脆回去找一下你哥哥,给你另寻个学校……”

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人,怀着刻毒的心理来摧残美好的东西。这些人就是在走路的时候,也要专门踩踏路边一朵好看的花或一棵鲜嫩的草。他们自己的心已经被黑色的帐遮盖了,因而容不得一缕明亮的光线。

他拉过被子的一角,给兵兵盖在身上,吹灭了炕头上的煤油灯,就睡在了一片黑暗中。父子俩下午连一口饭也没吃,但他不饿,他想起应该给兵兵吃点什么,又不忍心叫醒孩子。

不幸的人!他脸上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丝笑影,这下子又被谣言的黑霜打落了。

他用粗大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,把披在他额头上的一绺汗津津的头发撩上去。他难受地咽着唾沫,像一个农村老太太一样,嘴里喃喃地絮叨着:“我的苦命娃娃,你为什么投生到这里来呢?”

到学校后,他先没回自己的窑洞,直接去找卢若琴。他用很简短的话,说他从今天起,准备搬到舍科村去住;另外将有几个女生来给她做伴,这已经都说好了。

事情全说妥当后,高广厚抱着兵兵宽慰地回到学校。他想他早应该这样做了。如果早一点,说不定会惹不出那些闲言闲语。

卢若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她一只手抱着兵兵,另一只手掏出手绢,不断地擦自己眼里涌出的泪水……

“姑姑,我再不叫你妈妈了……”兵兵用小胖手摸着她的脸,说。

高广厚抬起沉重的头,两只眼睛忧伤地看着熟睡中的小兵兵。

他闭住眼睛躺在炕上,盘算他怎样摆脱眼前这困难的处境。他想他今晚上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来。这不是为了解脱他自己,而是他要让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卢若琴!

“为什么这

高广厚自己并不想查问这个谣言的制造者。

这句话一下子又使两个大人陷入了一种极其尴尬的境地。

家长和孩子们都很高兴。她们都说跟卢老师住在一块,还能在她那里多学些文理呢。

这事情很快就说妥了。他然后又跑到几个高年级女生的家里,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做工作,说他要到寄放兵兵的地方去住,学校偏僻,让这几个女学生晚上到学校和卢老师住在一块。

第二天是星期天。一大早,高广厚先做好饭。他自己没吃多少,主要是给兵兵喂。

这个被生活又一次击倒的人,现在主要考虑的是:这种可怕的谣言大概已经广泛地传播开来,后壁那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怎么能承受得了这种可怕的压力?

卢若琴的脸“刷”一下又红了。

老张一家十分厚道,都说怎能收高老师的钱呢。房子他尽管住;娃娃放下,他们尽力照顾。

他到了一家姓张的家里。他已经教过这家人的几个孩子,现在也有—个孩子在四年级。平时他和这家人交往比较多。他和这家人商量:他父子俩能不能借他家一孔窑洞住?并且白天他要把兵兵寄放在这里。这家人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,他商量着能否白天给他看娃娃,晚上回来就由他管。连房租和看孩子,他准备每月付十五元钱。

他迷迷糊糊的,不知是在醒着的时候,还是在睡梦中,他觉得他已经想好了明天起来做什么……

兵兵不知是什么时候停止哭声的,现在满脸泪迹,已经躺在炕上睡着了。窑里和外面的世界都陷入到了一片荒漠的寂静中。只有桌子上那只小闹钟的长秒针在不慌不忙地走着,响着滴滴答答的声音。

灾难又一次打倒了高广厚。

天已经黑严了。他摸索着点亮了炕头的煤油灯。

这是哪一个恶毒的人在践踏善良人的心呢?

他恨自己的无能,恨自己的窝囊,恨自己没有一点男子汉的味道!

他随后就抱着孩子,到学校前面的舍科村去了。

他现在把自己恨得咬牙切齿:是他害了那个一心为他的人!

“不,”卢若琴一下子变得镇定了,“别人愿意怎说让他说去!人常说,行得端,立得正,不怕半夜鬼敲门!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